示例图片二

AG直营平台 爱奇艺亏损持续、增速放缓,长视频盈利魔咒何时可破?

考虑到电视剧的播出通常会延期,版权剧一般6-12个月,自制剧12-18个月,2019年内容成本的下降,说明2018年下半年“限薪令”政策对视频网站产生的利好已经显现。

Netflix最新财报显示,截至2019年底,Netflix拥有全球订阅用户1.67亿,2019年第四季度收入为54.7亿美元,净利润为5.9亿美元。

在长视频业务增速放缓的情况下,以短视频占据更多用户时间、创造新的营收增长点,成为长视频网站不约而同的选择,但这一条路并没有那么好走。

经过几轮竞争淘汰,如今的在线视频行业,爱奇艺、腾讯视频、优酷土豆呈三足鼎立的之势,其中,爱奇艺是唯一以独立公司形式运营的,虽然有大股东百度的支持,但是与有大集团做靠山的腾讯视频、优酷土豆相比,爱奇艺显然面临更紧迫的盈利压力。

爱奇艺同其他国内视频网站一样,同时依赖会员服务和在线广告获得收入,而这两项业务存在天然的悖论,用户通过付费免除广告,而广告主则希望更多用户收看广告。

2月28日,爱奇艺发布了2019年第四季度及全年业绩报告,报告显示,2019财年爱奇艺总营收为290亿元人民币(约合42亿美元),同比增长16%,其中第四季度营收为75亿元人民币(约合11亿美元)AG直营平台,同比增长7%;第四季度净亏损为人民币25亿元(约合3.582亿美元)AG直营平台,上年同期净亏损为人民币35亿元AG直营平台,同比收窄。

所幸,这一状况从2018年开始发生变化,内容采购和制作成本开始明显下降,头部版权剧的采购成本从超1500万每集回落至800万以下,自制剧的演员薪酬也在下降。

反映在财报上,爱奇艺的内容成本同比增速从2018年四季度的97%下降到2019年第四季度的-13%。

2019年5月的爱奇艺世界大会,爱奇艺首次着重介绍了短视频的布局,龚宇称:“现在的短视频市场还没有到终局,是一个非常分散的市场,有社交属性强的、有娱乐属性强的、有资讯属性强的”,会上发布了短视频应用爱奇艺极速版App,爱奇艺号与长视频内容结合形成“长 短”视频闭环。

过去几年,爱奇艺又陆续多款短视频应用,爱奇艺锦视、好多视频、纳逗、吃鲸等,还有今年年初的晃呗。

但是国内外环境和付费习惯不同,涨价恐怕并不容易。Netflix在美国流媒体播放领域已经处于绝对领先地位,而中国市场上,爱奇艺与腾讯视频、优酷土豆相比,并没有绝对优势;再者,美国家庭的有线电视费用每月40-50美元,Netflix的9美元价格确实很有吸引力,而中国家庭的有线电视费用每月仅十几元,如果视频网站大幅涨价,用户恐怕很难接受。

原标题:爱奇艺亏损持续、增速放缓,长视频盈利魔咒何时可破?

营收增速下降广告4个季度负增长

盈利魔咒何时可破?

短视频是解药?

更麻烦的在于,新的对手已经出现,用户习惯正在改变。QuestMobile2019年上半年数据显示,长视频6月月活用户增长率只有2.4%

2010年4月22日上线的爱奇艺即将迎来10岁生日,不妨与互联网行业的其他“烧钱大户”做个对比,京东实现盈利用了12年时间,美团实现盈利用了9年时间,那么爱奇艺的盈利将在何时实现?

展开全文

在上一季度的分析师会议上,龚宇已经明确表示,2020年会减少会员费用促销,提高会员价格,以提升整体ARPU值。

而且,短视频应用的野心更大,它们正在试图进入爱奇艺等主导的长视频领域。2020年春节期间,字节跳动同欢喜传媒合作,将徐峥导演的电影《囧妈》在抖音、今日头条、西瓜视频、抖音火山版上首映独播。

通过会员付费获得收入,Netflix是视频行业的最佳实践者。与爱奇艺等国内视频网站的多元商业模式相比,Netflix的收入构成非常简单,98%以上来自会员收入。

而在爱奇艺的营业成本中,约七成为内容成本,包括版权采购成本和内容制作成本。

以抖音、快手为代表的短视频应用,正在蚕食原本属于长视频的用户时间,而短视频应用更灵活有效的信息流广告,正在争夺广告主的投入预算。

爱奇艺实际上在短视频领域早有动作,2013年,爱奇艺推出手机视频拍摄分享空间“啪啪奇”,但该产品并未在市场上产生多大影响。

投稿来源:财报看公司

截至第四季度末,爱奇艺的订阅会员规模达到1.07亿,订阅会员规模同比增长22%。

究其原因,是长视频与短视频在内容制作、内容分发、用户预期等方面的核心差异。长视频公司原本擅长的剧集采购、节目制作、编辑推荐方式并不适用于短视频内容,抖音、快手等短视频以及聚集起来的创作生态、用户流量,以及内容分发的机器算法,并没有那么容易被挑战。

不妨与Netflix做个对比:Netflix基本账户定价为单月9美元,标准账户和高级账户为13美元和16美元,而国内视频网站连续包月的价格为15元左右,确实非常便宜。

按照这样的趋势,成本能够得到有效控制,在线视频或许将迎来盈利的拐点,那么接下来的核心问题是,营收是否能超越成本、持续增长?

龚宇对此的解释是,受宏观经济环境影响,广告主的预算规模比去年大幅减少,整个库存比因为会员的增加在减少,广告利用率在下降。

爱奇艺CEO龚宇在2019年初公开活动上直言:“版权采购成本快速上升,这是过去七八年时间行业‘严重的方向性错误’。”

但是,从增长率来看,爱奇艺的会员数量同比增长率2018年第三季度达到89%之后,增速一直在下降,截至2019第四季度末,订阅会员规模同比增长率为22%。

原因其实不难理解,爱奇艺、腾讯视频、优酷土豆三家都在发力会员服务,一、二线城市付费用户市场已经逐渐饱和,能否充分挖掘三四五线城市付费潜力,将是下一步竞争的关键。

根据爱奇艺上市以来公布的财报,2017年至今,除了营业毛利润短暂翻正,爱奇艺各项利润指标长期为负,且亏损幅度持续扩大,2017年至2019年三年的净亏损分别为37亿、91亿、103亿。

从上图可以看出,2018年第四季度至今,四项收入的同比增长率都在下降,其中广告收入已经连续4个季度负增长。

Netflix能够实现盈利的逻辑很简单,一方面持续增加会员订阅收入,另一方面控制内容投入成本。财务数据显示,Netflix的总体成本始终控制在总收入的60%-65%左右。

外部环境的变化,加之内部收入结构的变化,使得爱奇艺的广告收入持续低迷,而这一状况短期内可能不会发生改变。

从财报数据上看,2018年第一季度,爱奇艺会员收入与广告收入大致持平,其后会员收入占比逐渐增加,2019年第四季度,会员收入占总体收入的比例达到了52%。

腾讯先后以微视、yoo视频、火锅视频等产品入局,重金投入却反响平平。据QuestMobile数据, 2020 年春节假期,抖音平均日活用户数为3. 17 亿,快手为2. 26 亿,其他短视频平台的日活用户数跟抖音快手明显不在一个量级,勉强挤入TOP5 榜单的腾讯微视,平均日活只有0. 36 亿。

回到爱奇艺,会员收入能否持续增长,取决于两个因素:会员数量,以及会员定价。

盈利,是国内在线视频公司发展数年、前赴后继却仍然没有解决的难题。

爱奇艺的营业收入由四部分构成:会员服务、在线广告服务、内容分发以及其他收入。

亏损的直接原因,是成本长期居高不下。

如图所示,营业收入的增长总是伴随着营业成本的更大幅度增长,营业收入尚无法完全覆盖营业成本,加上市场、销售、管理、研发等费用的增长,亏损在所难免。

此外,增加自制内容也是降低内容成本的有效手段,2019年爱奇艺先后推出仅限会员的自制剧《动物管理局》、《你好,旧时光》、《破冰行动》等。

优质内容带来用户增长,用户增长带来广告收入,在这一商业逻辑下,过去几年,视频网站纷纷投入抢购版权局的竞争中,单集采购成本被哄抬至上千万,而广告收入根本无法达到相应的水平。

爱奇艺财报显示,过去两年其订阅会员数量持续增加,并在2019年6月突破1亿,截至2019年12月31日,会员数量为1.07亿。

既然会员数量增速放缓,有没有可能提高会员定价?

原标题:训练脑瘫孩子的举手 妈妈是不会抛弃你的

原标题:又上当了,宝宝郁闷 萌宠